_第5章(1/2)

加入书签

  单身一人住在一片老小区里,小区的大门是欧式风格的铁门,风雨里十几年,铁门锈得严重,底部的几根铁栏已经烂得空心。门口进进出出的也都是退休了的爷爷奶奶们,或是遛狗逗鸟,或是提篮买菜,更多的是围在路边唠唠家长里短。

  聂扬帆本打算请司机师傅开进去,无奈小区路窄,人流又大,他只能止步于此,付钱下车,打开后车门,捞出病歪歪的宁奕,抱着徒步进小区。

  一个大男人在路上抱着另外一个男人,不难属奇事一桩,聂扬帆头皮发麻,忍受着周围异样的打量,低头看看怀里,宁奕倒是把脸埋得够深,敢情这厮也知道丢人现眼。

  “小聂啊,你女朋友哇?”

  聂扬帆看见住在一楼的沈奶奶乐呵呵地朝他走来,登时如临大敌,“这……奶奶,这不是我女朋友。”

  “小聂真是会开玩笑,这女娃搂你搂得可紧呢。”沈奶奶拄着拐杖,眯起老花眼,试图窥探小聂羞答答的女朋友的真容,“小姑娘别害臊,转过来让奶奶瞧瞧。”

  宁奕似乎一抖,钻在聂扬帆的怀里一动不敢动,聂扬帆简直跳进黄河洗不清,求饶道:“奶奶,你别逗他了,我们有事先上去了。”

  沈奶奶捂着没牙的嘴直笑:“小年轻就是这么猴急嘛。”

  聂扬帆张张嘴,太阳穴抽得厉害,“……奶奶您慢走。”

  然后聂扬帆抱着宁奕上楼了,话说这小子轻得可以,根本就是皮包骨头,但好歹也有百来斤,不多会儿,聂扬帆自觉背后汗热,呼吸微重。

  “我放你下来,站稳了。我要掏钥匙开门。”

  宁奕扒拉着聂扬帆的肩,歪歪斜斜地站住了,“头晕。”

  “哼,冰柜里躺那么久,一冷一热,能不难受么?”聂扬帆不客气地讽道,“你等会儿裹着被子睡一觉出身汗,不然铁定要感冒。”

  “我可以回宿舍睡的。”宁奕有些惶惶不安。

  “那你有本事回学校吗?我看你半路就会晕倒。”聂扬帆深感什么叫做好心没好报,“今天算是我多管闲事,仅此一次,以后你的破事我一件也不管了。”

  宁奕听他这么说,心中十分惭愧,知道自己该死的自尊和倔强伤了聂扬帆的好心,于是他低声道歉:“聂大哥,对不起,我只是不想给你添麻

章节目录